论坛广播台
广播台右侧结束

主题: 光州方言的书写文字

  • xiaofeng0280
楼主回复
论坛在职版主潢川志愿者
  • 阅读:5665
  • 回复:5
  • 发表于:2020/11/23 15:26:58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潢川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北京龙凤新雅园文化艺术中心工作的家乡人唐玮先生,对光州文化颇有研究。这里是光州“俗语追踪”系列即取材于他在新浪网名“笑笑”的博客。唐玮先生谦虚地说:“我只好讲故事。”国家有讲好中国故事,那我们就把光州故事说好吧。最起码家乡也是国的一部分,俗语也好,方言也罢,这都是辉煌且灿烂的光州文化的组成部分。

光州方言的书写文字是这样的吗?(唐伟)



有一天,老乡群里发了个链接,大概内容就是潢川人在北京大兴开赌场“猜单双”被河北燕郊派出所抓捕。“猜单双”的说法老乡们应该陌生,看链接内容可以判定是老家都熟悉的一种赌博方式——“kan gan宝”。 “kan gan宝”在信阳八县两区内应该是妇孺皆知的。这种赌博可大可小,一人做庄,参与者N个。集聚性的就会被公安机关以涉赌而打击。

 



那么“kan gan宝”的字怎么写?在光州,很多耳熟能详的方言俗语如果问起其写法,恐怕很多人都一脸懵懂。就此开始查“kan”的写法,字典里真有,并注明属于江淮、岭南等地区的白话。意思是:盖住“gan”应该是“的繁体字,有上(正)面的意思(猜测乾和干的读音在古语中相同)。“冚乾宝”就是将两个铜钱在桌面上转起来,然后用碗盖住。参赌的人猜“乾子(俩铜钱一正面一反面)还是对子(俩正面或俩反面)。翻开碗后,猜正确的为赢。查找后把这些发给了中学时教语文的秦老师,他认同冚乾宝三个字应该是这项赌博形式的书面语。

 



说起秦老师,他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在一中教语文,一教近四十年。获得过全国优秀语文教师、国家级骨干教师等荣誉。他对潢川古文化的研究很有造诣,退休以后还积极呼吁保护光州的传统文化。有一次回老家在小潢河看到两岸好多人用“ban zeng”捕鱼,拍几张照片发个朋友圈。于是有人在朋友圈留言说是“搬针,总以为ban zeng是当地俗语,随便写了个音近的“搬针发出去。秦老师看到后告诉我,是“罾”不是“针”。陈涉世家》中的将陈胜王藏于“所罾之鱼”就是这种网,于是就将其改为罾。后来觉得“搬”理解的也有问题,不会含有搬来搬去的意思。网上查对发现书面语是“扳罾”这种捕鱼工具在春秋时期就有,楚辞里记载过。

 



还有一次在路边看到一个人在绑架子车,只听他说:“把麻geng拿来gu一下。”这样的话过去在村里很平常,没有人去问“geng”和“gu”怎么写。查查字典,絙,古同“緪”,大绳索的意思。《三国志·魏书·王昶传》记载:“昶诣江陵,两岸引竹絙为桥,渡水击之。”的“絙”即此意。罟,名词的意思是捕鱼的渔网,动词是用网捕鱼或用网状物去固定。“把麻絙拿来罟一下”的含义是把麻绳拿来将车子上的东西系好。用“罟”就是将麻绳象网状地盘住。还有村里常说的“拿网去罟鱼”就是这个“罟”。  

 



凡是在村里生活过的人都知道“zhao”这种工具,其最原始的含义是捕鱼或养鸡鸭等用的竹笼子。“zhao”的写法就是“罩”,出乎意料吧?“笼罩”这个词大家都熟悉,就是取自这种工具的本意。家里没有粮食了要“上街去di几斤米di几斤面”的“di”的写法是“籴”,就是买入之意。

 



今年夏天,几位老乡相聚,点了一盘鲫鱼。其中一位说:“这‘zha把长’的鲫鱼刺多,吃起来得注意,别卡了。”“zha把长”是多长?“”,基本字义是张开大拇指和中指(或小指)量长度。与之相似的还有“tuo”, 庹的意思是成人两臂左右平伸时两手之间的距离。村里量树有多高时,经常会说有两三庹。

 



有些方言在城市听不到,村子里的人日常仍然还常说。比如:把车辆的车轮叫“车 gū lù子”。轱辘的意思是用金属、木料或其它坚固材料做的圆形构架,车轮等。也有叫gu子”的。毂,本意是指车轮中心的圆木,周围与车辐的一端相接,中有圆孔,可以插轴,借指车轮或车。

 



由于社会变革,人的流动性越来越大,加上普通话的普及,语言交流大都不用地方方言了。每每回到老家,偶尔听到有说这些方言的,都会感觉特别亲切。其实这些方言能保留在史书或字典里,证明它们也曾经是官方语言,书面用语。只是随着时代的变迁,用的区域越来越小,用的人越来越少了

长时间在外乡生活的人,如果在某一场合突然听到一句老家的方言,那氛围瞬间就会感到融洽的多,对说出家乡方言的人也倍感亲切。

有一次聚餐,相约的有老乡,也有外地朋友。就餐时间有点长,因一老乡不胜酒力,别人都还在举杯侃大山,他坐在那打起呼噜来。于是,另一位看到他这样,就说了一句:“某某hu猪头了。”旁边外地朋友听后一愣,问:“什么猪头?”“烀猪头”,方言,意思就是睡觉时打呼噜。解释完后大家都笑了起来,各自聊起本地的土语。于是有人问其“烀”的写法来,在坐的还真没会写的。

 



在潢川,不管在县城还是农村,说“烀”很平常,烀花生、烀菱角、烀鸡头米、烀红芋……都是这个字。

因餐桌上有汤圆,自然就会想到制作汤圆用的粉子面的制作工具:碓臼。碓臼估计在潢川的老百姓没多少会这样说。说碓舀子,大家都会知道,过去的一种常用的生活用品,用来舂米粉和面粉,还兼带着打糍粑。其中的“碓”是舂米的工具,现在已经很少见了。“舂”,潢川土语也念“chu”,就是拿东西去捣。比如“舂糍粑““用拳头子舂两下”“拿棍舂舂看有多深”等。

 



菜品里作为点缀的香菜想必大家都知道,香菜的本名叫“芫荽”“yán sui”,估计现在的年青人就很少听说。还有就是餐桌上的如果锅坎馍凉了,往往会让服务员拿去再“熥熥”。熥,把食物等东西加热。馍做的好不好要看把面搋的熟不熟,这里“搋”的意思是以手用力压和揉。

 



现在的青菜炒前用不用焯水一直都是餐桌上的话题。焯意思是把蔬菜放到沸水中略微一煮就捞出来。黄冈鱼是油炸还是白汆?也会各执一词。汆,意思是在旺火上待水烧开,放入鱼,水再开时加进调料即成。与汆相似的“氽”,意思是用油炸。油氽馒头、油氽花生米,把麻花用油再氽一下更脆,这样的话在潢川街头上还是偶尔可听到的。

 



一次聚餐,聊起了这么多读音听起来很方言的字。其实这些字的读音不仅仅光州老百姓说,全国别的区域也这样,属于官方语言的一部分。随着社会现代化的推进,和科技在日常生活中的运用,农耕时代的某些手工作业及其工具逐步被淘汰,与之相对应的语言表达也慢慢消失。在特殊场合中突然听到,往往就会勾起人的怀旧情怀,尤其是漂泊在外乡的人,乡愁更浓!
爱我所爱
  
  •  darker
  • 发表于:2020/11/23 15:28:08
  1. 沙发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精华帖帮顶
我就是我,是不一样的烟火,看到自己都冒火
  
  • 农民
  • 发表于:2020/11/23 15:36:56
  1. 板凳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潢川在北京几个场子的大哥我都知道
中国第一胡雪八道
  
  • 瞬间
  • 发表于:2020/11/23 15:39:38
  1. 3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路过。。。
  
  • 开锁电话7个3
商家实名认证商家实名认证
  • 发表于:2020/11/23 15:40:43
  1. 4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路过
神速开锁电话3333333
  • 你是人间四月天
  • 发表于:2020/11/23 15:41:59
  1. 5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最是人间留不住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