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广播台
广播台右侧结束
吃老玩家板栗

主题: 从孙连仲将军“胡辣汤”和“绿豆丸子”记忆说起

  • xiaofeng0280
楼主回复
论坛在职版主潢川志愿者
  • 阅读:8773
  • 回复:5
  • 发表于:2022/1/3 17:08:12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潢川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2020年10月份,我参加了鸡公山万国文化研究会年会。年会上,韩宗喆先生(韩复渠孙)作《罗毓凤的抗战与第九十四后方重伤兵医院》的主题发言。发言中,韩先生宣读了侨居美国的罗毓凤幼子孙鹏万先生发来的致研究会函,以示谢意,函的全文如下:

各位敬愛的女士、先生們:

頃接宗喆世兄微信,得知貴會將于十月二十三日召開一年一度的年會,並邀請他專題讲一下我母親抗戰初期在雞公山創辦傷兵醫院之事,令我非常感動!想不到事隔幾十年,各位先賢仍然記得這件事。本來與韓兄約定今年同去一趟雞公山,很可惜現在疫情狀況不成行。

母親創辦傷兵醫院時我還沒有出生,目前我們兄弟姊妹八人僅留我及89歲幼茹姐兩人。幼茹姊那時也很年幼,她只記得雞公山的風景很美。我們家是住在一幢外國洋房中。

我們家祖籍河北,但是由於父親軍隊多年駐扎於河南,所以河南等於我們的第二故鄉。不怕您們笑話,至今還記得我父母親在台灣到處找“胡辣湯”和“綠豆丸子”,而“河南梆子”也是他們最愛聽的戲曲,足見倆老思鄉之情。

貴會年會即將到來,我除提供一些文章及僅有的幾張相片外,並在此預祝大會成功順利!但願在我有生之年能有機會到雞公山尋舊。

今年是抗日戰爭勝利七十五年,我們也不能忘記八年抗戰,為捍衛國家,犧牲生命,為國捐軀的三百餘萬官兵的英靈。

宗喆世兄告知,雞公山傷兵醫院遺址已修茸完畢,請代向雞公山景區管委会表示衷心感謝!

  孫鵬萬  敬上

2020年10月4日

於美國拉斯維加斯



 



当我听到孙鹏万先生回忆中“至今還記得我父母親在台灣到處找‘胡辣湯’和‘綠豆丸子’”的话语,我当时的震惊至今记忆犹新。在豫南,潢川和固始的绿豆丸子都比较有名,但二者又有硬和软的区别,而潢川的胡辣汤,却是独树一帜,和河南其他地方的胡辣汤风味截然不同。二种小吃兼具的记忆,应该就是对潢川城的记忆。不难理解,当时的潢川城作为河南九区首府、豫南抗战中心、第五战区指挥部所在地,孙连仲将军在八年抗战期间,大部分时间又是在豫南(包括大别山、桐柏山区)对敌作战,当然会有很多与潢川相关的记忆。当时我便与韩宗喆先生约定,让他帮我找一找孙将军在豫南抗战的史料。后来我也把有关潢川绿豆丸子和胡辣汤的文章发给韩先生以转孙鹏万先生。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孙连仲与罗毓凤

 



孙连仲夫人罗毓凤(1912—1986年),出身清室皇族,祖父载漪端亲王系军机大臣、道光皇帝之孙,慈禧太后亲侄女婿、光绪皇帝堂兄弟。“庚子之乱”,端亲王携家投奔内蒙古阿拉善旗的罗亲王1912年,罗毓凤便诞生于阿拉善旗的罗亲王府,人称“八格格”1928年冬,17岁的罗毓凤在兰州经宁夏省主席门致中和甘肃省主席刘郁芬介绍,嫁给了西北军的高级将领孙连仲。婚后不久,孙连仲被国民政府任命为青海省政府主席。1929年中原大战孙连仲离开青海。

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时任第二十六路军总指挥的孙连仲驻军信阳,从此与豫南结缘7月底,孙连仲升任第二集团军副总司令,奉命率部北上,支援平津守军。后来,罗毓凤保定与孙连仲相聚,正赶上日机空袭,狂轰滥炸亲眼目睹众多伤兵因医护人员及药品不足,得不到及时救助而牺牲,便决计在后方建一所伤患医院,为抗战略尽绵薄之力罗毓凤旋汉口,为建伤患医院报请军政部军医署,并向“万国红十字会”及各界人士呼吁。经过近一个月的努力,军医署正式批准在鸡公山的“萧家大楼”建立“第九十四后方重伤兵医院”,罗毓凤任院长。

 

鸡公山萧家大楼  第九十四后方重伤兵医院



1938年1月,升任第二集团军总司令的孙连仲率部由山西临汾回信阳整顿,并在武胜关修筑国防工事。3月,孙连仲第二集团军奉命向郑州集中,准备参加徐州会战。23日,孙部进抵山东台儿庄,投入对敌作战,至4月15日取得抗战以来最大的胜利——“台儿庄大捷”!孙将军一战成名。6月初,徐州会战结束后,孙连仲第二集团军回防信阳,不久即参加武汉会战,孙连仲升任第三兵团总司令,防守豫南潢川、麻城、商城一带及大别山区。

武汉沦陷后,孙部撤往南阳整顿。1939年1月,孙连仲升任第五战区副司令长官兼第二集团军总司令。12月26日孙军一部在“冬季反攻”中一度攻入信阳。1941年1月,孙连仲率部参加豫南会战,总司令部设在南阳。1945年8月日本投降,孙连仲以第十一战区司令长官兼河北省政府主席的名义,在北平故宫太和殿主持了隆重的受降仪式。现场二十多万人观礼,欢声雷动,震撼全城

 

孙连仲将军在北平故宫太和殿主持受降仪式

 



据《孙连仲先生年谱长编》记载,豫南抗战期间,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是李宗仁,下辖有左翼(第三)兵团,总司令是孙连仲;左翼(第三)兵团下辖第二集团军(总司令孙连仲,在潢川外围指挥了富金山及大别山作战等)和第三十三集团军(总司令张自忠,指挥了潢川保卫战);第二集团军又下辖第三十军(军长田镇南)、第四十二军(军长冯安邦);其中第四十二军下辖第二十七师(师长黄樵松)、独立第四十四旅(旅长吴鹏举)。

 

 



有关在豫南抗战的经历,孙连仲将军回忆说:“武汉会战的指挥官为陈诚,参加作战有四个兵团,第一兵团薛岳,第二兵团张发奎,第三兵团我,第四兵团李品仙,及一些战区直属部队。我由信阳到武汉,部队在广水、商城、固始、麻城一带布防。九月二日,敌第十三师团(师团长荻洲立兵)向富金山阵地进犯,由六安窜出之敌,六月陷固始,富金山十一日失守,敌向商城进击,同时寿县方面之敌,沿河西犯,由固始进迫潢川。张自忠在春和附近予敌以迎击后,即转进至潢川附近,与敌激战,我在商城以南指挥,支持七天之久,此仗打的甚好,给敌人很大的损失,敌人除以空炮对我攻击外,并施放毒气,我部亦有相当伤亡,十九日潢川陷敌。……我由商城退六安,再退枣阳、老河口,不久奉命将部队开往南阳、新野、樊城一带整训。这时第五战区司令长官部退往叶县。”

 



潢川保卫战结束后,蒋介石9月22日发电报给孙连仲、冯治安和于学忠,说起潢川激战的情形,以激励这些非嫡系的部队:“自军团长以次,莫不身先锋镝,抱必死之决心……巷战肉搏,迭行逆袭,一再击退,倭尸累积,濠水尽赤。”(《蒋介石致孙仲连等密电稿》)

2016年8月,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了何允中的《抗日战争中的川军》一书,这样描写孙连仲在潢川的抗战:

九月十七日,敌十师团攻占河南省的固始后,又攻占了孙连仲防守的潢川(即光州)。

这一天,天气时阴时雨。一架涂着太阳旗的轰炸机在几架战斗机的护航下在天空盘旋。轰炸机里坐着第二军军司令长官东久迩宫稔亲王,第二军迅猛异常的攻势极大地刺激了亲王的胃口,他甘愿冒着恶劣的天气和战场上的风险亲自在空中视察还在冒着硝烟的第一线阵地。这位裕仁天皇的叔辈毕业于帝国陆军大学,曾作过师团长、陆军航空总部部长。他在心里盘算着,他率领的第二军应抢在南线冈村宁茨司令官的前面从北面打开通向武汉的大道。这样,他要依靠他的战绩而不是他高贵的出身,在他的肩章上再添上一颗耀眼的金星。

亲王的视察使师团长们的攻击精神更加亢奋,进抵潢川、商城的各师团抽调精锐,争先恐后地向西继续攻击而来。精明的日本人有高效率的情报机构,在攻击之前,他们已根据情报判断出,在他们前面的兵力为第五战区左翼兵团的孙连仲、张自忠、冯治安等的十余个师。但在军主力进入潢川、商城后,敌方又增加了宋希濂、胡宗南中央军六个师和韦云松和孙震的三四个师。这二十来个师的部队名义上均属左翼兵团司令孙连仲指挥。

而且,他们也知道,兵团司令孙连仲在九月十五日下达命令,以张自忠军、孙连仲军要确保潢川及商城,以阻止日军西进。另外,胡宗南率领其十七军团附野炮、坦克各一团以及四川军将在二十日前集中在信阳一带。

参考孙连仲先生年谱中部队建制表,以及军史资料,何允中小说中的描述是可靠的。在豫南的抗战中,孙连仲就是身处一线的直接指挥官。

豫南战线是日寇发动的武汉战役北线战场。日寇以长江南、长江北及溯长江西进三条战线同时发起对武汉的攻击。1938年7月底负责大别山北麓进军的东久迩宫稔彦在贵族出身的参谋长町尻量基的帮助下,制定了北路由筱塚义男率第10师团向安徽六安河南固始潢川、罗山、信阳一线进击,计划到平汉线后南下出武胜关攻击武汉;南路由荻洲立兵率第13师团由安徽霍山、叶家集进入豫南,直接攻击富金山及商城,然后穿越大别山向南直趋武汉。国军方面的孙连仲则做了以中央军宋希濂在富金山、张自忠坚守潢川、孙连仲直属部队在商城及大别山一线防守,并以蒋介石嫡系胡宗南的机械师在信阳罗山的战略部署。可以说,孙连仲的部署是十分正确的。日寇13师团在富金山伤亡惨重,据统计,参加富金山战斗的日军中队平均减员到只有40人,总的伤亡超过3300人。从密集度上来说,富金山决战是武汉会战中日军伤亡率最高的一次战役。艰难地越过了富金山的日军,在商城以南、麻城以北的大别山中又遭遇到孙连仲部署的第二十七师黄樵松部及其友军第三十师、第三十一师的顽强阻击。

孙连仲辖下第42军第27师师长黄樵松值得单独一说。黄樵松(1901-1948年),字道立,号怡墅,河南尉氏人,是一位具有爱国思想和民族气节的军人。在抗战中,他拥护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参加了娘子关、台儿庄和保卫武汉等战役,屡建功绩,后来升任第30军军长。解放战争时期,就在黄樵松准备起义加入解放军时,被出卖惨遭杀害。他也是国民党起义将军中唯一一位被杀害的高级将领。

黄樵松出自冯玉祥西北军,曾任42军79旅少将旅长。他升任27师师长不久,即参加台儿庄战役并立功获颁青天白日勋章。

 

 

黄樵松

 



在台儿庄战役中,黄樵松部自始至终战斗在第一线,付出了重大的牺牲,战后所部仅编为一个旅。徐州突围时,黄部27师又与30师奉命掩护友军撤退,“官兵皆深明大义……虽孤军重围,仍极力苦撑,阵线屹然未动。”(《第二集团军孙连仲部参加鲁南台儿庄一带作战战报》)著名诗人臧克家的《津浦北线血战记》一书,就收录有黄樵松的事迹和照片。

6月,孙连仲部驻湖北广水一带,27师驻应山。黄樵松利用部队休整机会,编印《军民日报》,刊载战地消息,反映部队训练、军民关系等情况,激励将士作好战斗准备;同时成立了抗战干部随营学校,招纳新生,补充战斗中的减员。

经过短期补充休整,27师开往大别山北麓潢川一带,投入了武汉会战的北线战场。9月上旬,黄樵松部就在潢川以南地区与日军进行过一些战斗。9月中旬,日军第13、16师团等部继侵占叶家集、商城等地,沿商(城)麻(城)公路进犯大别山。

10月6日,日寇第13师团自麻商公路以东绕攻冯安邦、田镇南右翼,飞机、大炮配合轰炸,同时施放大量毒气弹、烟幕弹和烧夷弹。冯安邦部42军27师黄樵松部,坚守在商城至麻城公路的鸦雀尖阵地。黄樵松师长一直坚守在战斗一线,最激烈时,师指挥所从山腰搬到山头,黄樵松和参谋人员昼夜围着地图看并指挥作战。黄部与敌人在商麻公路鏖战月余,直到10月下旬武汉撤守前夕。

小界岭战役从9月中旬一直打到10月下旬,整整打了四十多天。小界岭成为日军一道无法逾越的阴阳界,被光荣地刻录在第二次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纪念碑上。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小界岭战役中战死的数万名中国壮士,化入了大别山的崇山峻岭,绝大多数人连名字也没有留下。据史料记载,此战中国军队阵亡2万人,日军伤亡21886人,小界岭成为武汉会战中唯一没被日军突破的战略防点。当时的国民政府将此次战役誉为“小台儿庄战役”。1940年,第五战区战时文化工作团团长臧克家写出长诗《国旗飘在鸦雀尖》为第42军27师师长黄樵松点赞。该诗真实地记录了“鸦雀尖”战斗实况,也给今天的我们留下了英雄的记忆:

 

二寸照片,

留下了一角大别山,

留下了大别山顶峰——

挺秀的雅雀尖。

三个人影簇在山巅,

一张地图牵着六只眼,

身边的草木在风前低头,

一面国旗飘起在了青天。

 

树影笼着十个士兵,

深草吞没了半截腿胫。

刺刀冷亮,钢盔乌青,

瞪着一双决死的眼睛。

 

这一张平凡的照片,

包藏的故事却不平凡,

追溯这个故事的诞生,

要把时间倒流上两年。

那时候,正在保卫大武汉,

那时候,正血战在大别山,

那时候,这一支常胜的铁军,

奉命把守这天险——雅雀尖。

 

他们战过台儿庄,

他们战过娘子关,

他们战过琉璃河,

于今又来战大别山。

 

雅雀尖锁着商麻公路,

雅雀尖锁着武汉外围的门户。

正可以作个尺子,用它的高,

去量它在军事上的重要。

 

这一师:两个旅,三个团,

用机枪,用大炮,

用血肉,用勇敢,

作了它铁的防卫线。

在敌人的炮弹下,

斗大的石头飞上天;

在敌人的炮弹下,

人马纷纷滚下了山岩。

多少弟兄昏倒在地下,

毒气在山上散做云烟。

 

下了叶家集,

下了商城,

敌荻洲师团

凭一股锐气要攻下这天险。

 

一道严峻的命令,

下给这师人,

死,也要守住鸦雀尖。

 

战况到了紧张的高度,

指挥所从山腰移上山巅。

这表示一个决心,

像一张弓把弦拉满。

 

师长同两个参谋人员,

一会他又立起身来,

望远镜中把眼光射远。

电话铃声叫他说话,

一个团长向他求援,

他说阵地已经动摇,

一团兄弟战死了一半。

 

“士兵死了,连排长上去,

排连长死了,拿营长上去填!

看准你的表,两个钟头,

我把援兵送你跟前”!

 

没有兵力给他增援,

给他送去的是国旗一面;

另外附了一个命令,

也是悲痛的祭文一篇:

“有阵地,有你;

阵地陷落,你要死!

锦绣的国旗一面,

这是军人最光荣的金棺”!

 

这时候,炮火密得分不开响声,

炮弹落在他左边右边。

闯飞的石子像雨点,

纷纷打在他的身间。

枪弹穿响了头顶的树叶,

敌兵已冲到了山前。

特务连里十个决死队,

一个命令跑下了山。

 

他用完了所有的兵,

而且,把他们放在必死的当中。

头顶上悬起了同样的国旗,

他从容地在候着电话的铃声。

 

 

1938年老照片:大别山中中国军队的瞭望楼

 

1938年10月,日军留下的大别山中战斗老照片

 



黄樵松部与敌人在商麻公路鏖战月余,直到10月下旬武汉撤守,27师也主动撤离战场,经老河口退到南阳休整补充。

1940年5月1日,日军在明港附近遭遇黄樵松等部夹击,损失惨重,被歼2000余人。这一消息轰动了后方,各报都在显著位置上加以报道(1940年5月5至7日《中央日报》);5月18日,黄樵松配合友军进攻信阳,派出一团人突入信阳车站一带,出其不意地消灭了一批日军,并放火焚烧了敌人仓库;守卫南阳是黄樵松参加抗战的光辉篇章:1945年3月,日军集结五个师团并骑兵第4旅团共7万多人,战车百余辆,于21日分路向南阳、老河口、襄樊进犯。黄樵松此时已调任68军143师师长,受命固守南阳。他一面督促部队整修城防工事,一面屯积粮秣弹药,还备棺材一口,亲笔书写“黄樵松灵枢”,以示与南阳共存亡的决心,最终在坚守七日后突围。

1938年1月,黄樵松升任27师师长不久,蒋介石到洛阳召开第二战区团长以上军官会议。在会上,黄樵松结识了八路军将领朱德、彭德怀、贺龙等人,黄樵松非常认可八路军将领的抗战主张。抗战结束后,黄樵松反对内战,告假回开封家中闲居,但后来还是被强召回军,身不由己地来到太原。在这里,他收到了原西北军将领、他的老上级高树勋的一封信,劝他“当机立断,毅然举起义旗,坚决回到革命方面,创造自己的前途”。当天,黄樵松便在住处找来27师师长戴炳南,透露了准备率部起义的想法,戴炳南表面上“赞同”。11月1日,黄樵松派谍报队长王震宇、队员王裕家穿越火线,到解放军阵地,给徐向前司令员送去表示决心起义的信。徐向前亲笔复信说:“惟时机紧迫,为更缜密计,事不宜迟。”高树勋也复了一信,强调“见面后速令王回来,以便确定我们见面地点”。黄樵松阅信后,当天再派王震宇、王裕家到人民解放军指挥部,商议起义具体事宜。11月3日晨,黄樵松用电话把戴炳南召到宿舍,出示徐向前、高树勋的信件,不料戴炳南却向阎锡山告密。晚10时,阎锡山以召开军事会议为名诱捕黄樵松。次日上午,又逮捕了从东山解放军指挥部返回的谍报队长王震宇、队员王裕家以及同来的解放军参谋处长晋夫、翟许友。6日,经北平押往南京。27日,黄樵松、晋夫、王震宇三人被枪杀于南京江东门外中央军人监狱刑室。就义前,黄樵松写下了绝命诗:“戎马仍书生,何事掏虎子;不愿蝇营活,但愿艺术死。”表达了他矢志追求真理、愿为光明的新中国而献身的精神。

作者注:本文部分资料选自韩宗喆《罗毓凤的抗战与第九十四后方重伤兵医院》。
爱我所爱
  
  • 云卷云舒
  • 发表于:2022/1/3 17:23:27
  1. 沙发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xiaofeng0280
2022-01-05 14:41:09 回复
  
  • 开锁电话7个3
商家实名认证商家实名认证
  • 发表于:2022/1/3 19:38:30
  1. 板凳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顶下
神速开锁电话3333333
  
  • 小薄
  • 发表于:2022/1/4 9:21:42
  1. 3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历害有文化有内涵
xiaofeng0280
2022-01-05 11:30:23 回复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