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广播台
广播台右侧结束
吃老玩家板栗

主题: 我们这个时代究竟需要什么样的文学(转载)

  • 老头工作室
楼主回复
论坛在职版主摄影俱乐部成员
  • 阅读:1645
  • 回复:2
  • 发表于:2016/5/20 16:47:15
  • 来自:河南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潢川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长期以来,作为恢复高考后的第一届大学中文系毕业生,笔者很酷爱文学。在阅读文学作品的同时,也写过一些小说、散文、诗歌以及一些文学评论的文章。本文不揣浅陋,拟对我们这个时代究竟需要什么样的文学做些思考,希望引起文学界的关注和重视。

    我们中华民族崇尚人的血性精神,同样崇尚文学的血性精神。但当前的一些作家,有的吟风弄月,无病呻吟;有的咬文嚼字,惺惺作态;有的避世高蹈,自鸣得意;有的标新立异,搔首弄姿。真可谓“你方唱罢我登场”,好一片“繁荣”景象。但是,如果文学只关注一已之私,那么极有可能丧失自己的精神高地。难怪有人叹息当下文学的沦落,从而愤慨文学道德和信仰的缺失。在这个物质高速发展的时代,如何创作出无愧于历史、无愧于时代、无愧于人民的好作品,应该是我们不懈的追求和永恒的归宿。

    窃以为,好的文学应当提醒人们注意这样的区别:一方面它能表现生活的负面,适度地容忍,还它以世俗的合理性。另一方面更能否定它们,让人看到它如何的不合理,从而至少在读的那一刻,把自己交给理想与信念。但遗憾的是,我们的有些作家抱着世俗化的态度,放低姿态写作,不仅忽视文学有否定的特质,还进而投入其中,或为结盟市场,向码洋投降;或为取媚世俗,作精神撤防。他们忘了,作为人的一种精神存在方式,文学几乎从来是站在生活的反面、监管与纠正生活的。只有通过否定与批判,它才可能使社会保持健全的理想,同时因与生活的反差,成就自己的价值。

    当然,这样说并不意味着文学不能赞美。而是强调在任何时候,文学都须对生活保持一份警惕,尤其拒绝与世俗同流,更不能向愚昧和丑恶低头。有时,为了维护纯善与真美的价值,甚至还须与潮流相左,跟当下生活对立。因为从根本上说,生活并不总是一个合理的展开过程。有时它还催生罪恶,引人堕落。作为存在,它或许是合理的,但合乎人性吗?合乎美吗?文学要追问这些。所以文学不顺应生活,而经常站在生活的反面,是文学的性质所决定的。

    好的文学还应有一种超越的力量。所谓超越,是指超越既存和已知,向将来与未知敞开。它有无形的特点,即常常越然逻辑之上,是谓对必然的超越;又有无限的特点,即常常越然经验之上,是谓对有限的超越;还有无前的特点,即常常越然既存之上,是谓对先在的超越。  人为何需要超越?是因他对自身存在的局限有大遗憾,因此总向往获得总体性的完整认知与价值。超越正是他对自身限制的一种反思与突破,因此是人之为人的根本属性,人的本质力量的体现。文学是人学,因此自然也致力于通过超越寻找日常生活之外的人的存在意义和终极价值。当然,有这种超越性追求,并不意味文学可以割断与生活的联系,向壁虚构。而是说它从来注意调动自身的洞察力,去能动地反映更深邃的生活,并将自己的反映,最大程度地与一种意义联系在一起。

    古今中外,经典之作之所以打动我们并光景常新,很大程度上就在于有这种超越。曹雪芹《红楼梦》说是“为闺阁立传”,表“情场忏悔”,但小说并未成为“个人化抒写”的范本,而成了一个时代的记录,这与他在痛苦愤闷中寻求精神的自觉出离是有关的。这种寻求,就是超越。至于巴尔扎克,更有小说乃“一个民族的秘史”的自觉意识,所以能用宏大的《人间喜剧》构建起“法国的编年史”。这是超越的认识论意义。

    还记得罗曼·罗兰说过,伟大作家的创作总有两股激流,一股与他们当时的时代命运相汇合,另一股超越了那个时代的厚望,要蕴涵深厚得多。后者正指作家的超越性追求。因为这种追求,他使自己的写作成了“超验写作”;使自己小说的主题成为具有永恒意义的“文化母题”。他因此而名垂青史。所以,某种意义上说,能超越比能现实要难得多。真正伟大的文学虽常产生于俗世,但从不真正从属于俗世。有时因为能超越,“他甚至不是他自己想法的代言”,而成为全人类的遗产。

    因为文学的超越既是从有限到无限,必会要求作家对当下持怀疑的态度,投去冷峻的眼光,通过否定与批判,将人引渡到对生活的反思中。如狄更斯的《荒凉山庄》就对所身处时代的“优秀人士”有明确的否弃,称他们待在被珠宝商的细羊毛包裹着的死气沉沉的世界里,“听不到更广大世界奔腾的声音”。故从某种意义上说,与超越必否定一样,许多时候,否定也就是超越。揭示人生的荒凉境遇,强化作家的否定意识,正有助于凸显文学的超越性品格,从而为理想的张扬,以及诗化人生的开启创造条件。

    综上所述,只有当我们独立和超拔于这个时代,我们才有可能满足这个时代的种种需求。为了这个时代,我们的作家应更多地倾听更广大世界奔腾的声音,让文学能给儿童以想象,少年以理想,成人以希望,这就是我们这个时代所需要的真文学!

    (作者单位:河南省罗山县人大常委会)
贾宝玉:更可笑的是八股文章,拿他诓功名混饭吃也罢了,还说要代圣立言。好些的,不过拿些经书凑搭凑搭还罢了,更有一种可笑的,肚子里原没有什么,东拉西扯,弄的牛鬼蛇神,还自以为博奥,这哪里是阐发圣贤的道理。
  
  • 轻至无痕
  • 发表于:2016/5/20 16:59:26
  • 来自:河南
  1. 沙发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我的最爱是写文,码文字是一种别样的快乐。而我是我文字大军的最高统帅,它们唯我的指令排军布阵,没有我的命令任何字不敢擅自行动。它们纪律严明,作风正派,不拉帮结派,没有任何野心,只愿多出美文,足矣!我只是一棵向往光明的最平凡的向日葵,一生都在努力的追寻着太阳的方向,我幻想有朝一日也能够发出像太阳一样耀眼的光芒,为造福我能够帮助的所有人,把自己微薄的能量尽情的燃烧到生命的最后一点一滴。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